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6名中国籍船员感染,“弘进轮”老船长四天四夜没合眼,舟山紧急启动海上救援

2022-09-25 09:41:03 595

摘要:文丨康馨怡 作者丨钟坚 编辑丨江淼“船上的人员终于得救了。”8月9日下午,因疑似新冠疫情遇险的巴拿马籍“弘进轮”船舶管理方负责人徐建平终于如释重负安下心来,他与另一位当事人、天津跨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元靖俩人在舟山一家宾馆,静静地...

文丨康馨怡 作者丨钟坚 编辑丨江淼

“船上的人员终于得救了。”

8月9日下午,因疑似新冠疫情遇险的巴拿马籍“弘进轮”船舶管理方负责人徐建平终于如释重负安下心来,他与另一位当事人、天津跨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元靖俩人在舟山一家宾馆,静静地等待政府救援消息。

8月9日21时30分,“弘进轮”上20名船员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样本,经舟山海关和舟山疾控中心“双采双检”,有16名中国籍船员核酸检测呈阳性。

7月30日凌晨,“弘进轮”从菲律宾SEMIRARA装完煤后开往中国南通如皋卸货。途中,陆续有多名船员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货船立即将情况汇报给船东与船舶管理公司。

随后,货船在途经舟山外海因主机故障及船员病情加重,进退两难,向舟山政府及海事求助。8月7日,从菲律宾拉煤炭到中国的“GRAND PROGRESS弘进轮”上一名船员,在社交平台发布求助视频称,自己所在的船上共有20名中国船员,7月30日从菲律宾出发,目的港为江苏南通如皋。

该视频发布后,新浪微博用户@媒体人胡新成 进行了转发并向社会寻求帮助,引起各方关注。

8月8日晚,舟山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称,舟山市疫情防控办高度关注“GRAND PROGRESS弘进轮”船员求助事件,已开始启动紧急救助程序,将严格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规定要求,严密制定方案,确保救助安全,并及时公布相关信息。

9日下午,舟山广电发布消息表示,目前,舟山拖轮已顺利与“弘进轮”对接,海关、医护、疾控等工作人员已完成采样和卫生检疫工作。这些样本将分别送市疾控、舟山海关进行检验。

“我已经四天四晚没合眼了,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徐建平说。

资料图片

“我连一瓶水、一片药都没法送上去”

“弘进轮”为巴拿马籍船舶,船东公司TWELVE PLUS CO., LIMITED(办公地点天津),船舶管理公司华沣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地点福州),船员公司天津跨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地点天津)。共有20名船员在船,其中13名出现发热症状。船员来自全国各地,年龄结构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

得知船员发热情况后,船东公司、船舶管理公司和船员公司组成了一个工作小组,帮助船员协调、做准备。

国际散装货运行业一般都分工,徐建平的华沣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帮助船东负责货船航运的安全、防疫等工作,船员的召集派遣则由天津跨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来实施。按徐建平的话说,“弘进轮”虽为巴拿马籍,但实际是中资背景。“船舶必须要挂旗,比如说我们挂五星红旗那就是国轮,挂巴拿马旗那是叫方便旗。这是我们航海上通用的做法,我们可以挂方便旗也可以挂国旗,国轮的船要进关,挂方便旗就可以不进关。”

徐建平接到“弘进轮”船员的求助电话,一度心急如焚。“最初是大管轮有发热症状,接着第二天发现二管、三管、机工、大厨同时出现发热症状。”“弘进轮”航行的第三天,船上已经出现13名船员有类似症状。

后面现身说法的“弘进轮”水手郭玉强发布视频的时候是8月7日,他带着哭腔自述船上疫情已经沦陷,无法阻挡疫情的蔓延,船员们已经没力气把船开回目的地江苏南通如皋港。

郭玉强后被证实是福建泉州人,在视频中,他跟家人告别似的说,“以后没法给他们买菜做饭了。”

最初的几天里,巴拿马“弘进轮”事实上成为一个典型的烫手山芋,因为最近大陆疫情又卷土重来,特别是江苏片区疫情吃紧,装载13名发热、咳嗽症状的“弘进轮”成为地方政府的两难,徐建平说,他能理解地方政府的防疫压力,毕竟在眼下特殊的情势下,会给各方带来不可控的风险。

“但是另一方面,一旦船上船员出现死亡等情况,这个局面也是非常难堪的。”徐建平说,曾经有一些外籍船只因为疫情防控等原因,出现个别船员死亡的案例,对所在国的国家形象和航运产业的整体打击巨大。

航行至舟山外海东极岛附近,“弘进轮”因主机故障无法前进,修复后不久,又因船员病情加重进退维谷。

“知道他们的困境,我们在岸上完全是无计可施,连一片药一瓶水都没办法送上去。”张元靖说,疫情期间,对外籍货轮靠岸停泊都有严格的防控要求,地方海事防疫领导小组要求,必须要货轮通过代理才能办理,但沿岸代理一听货船情况,都不愿意接手这单生意。

图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疫情追溯:船员连一点土都没沾上过

按舟山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弘进轮”最近28天的轨迹为: 7月2日-14日货船停靠港为TANJUNG MERPATI/INDONESI港(印度尼西亚);7月26日-30日,货船在SEMIRARA/PHILIPPINSEIE港(菲律宾)装煤上货。该轮7月30日从菲律宾出发,入境目的港为江苏南通如皋。当晚船上有船员开始出现发热症状,随后开始扩散。

“货船出海前都对船员有过严密的疫情培训。”徐建平了解过,货船在途经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港口期间,所有船员都严格按照规定没有登岸上港,个人都做了防疫措施,船员们连外国的“一点土都没沾过”。为何接二连三地出现发热、咳嗽?徐建平推测说,虽然货船上的中国船员没有上岸,但是在煤炭装货的环节,有外籍工人进行装载操作,有登上货船,“可能是病毒通过灰尘飘进了船舱里。”

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之下,船员出现发热他们都高度重视。“那时候我们就要求船上要做好船员的消毒防护,但是船舶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场所,空调都是循环的,船员一染病就很危险,你没办法中止传染,所以后来就一个、两个、三个,一直这么传染下去了。”

一位航运业内人士称,很多跑外船最担心出现这个情况,尤其是现在印尼、菲律宾等国家疫情已经有些严重了。所以现在这形势跑国际货运的,都是迫于生计。由于目的地港拒绝接收该轮,致使货船滞留舟山海域,也是“弘进轮”的无奈自救之举,因为如果确认是新冠疫情,通常发展进程会很快,船上缺医少药,体弱多病的船员恐怕会撑不下去。

“每个船员背后都有一个家庭,(他们)基本都是家庭的顶梁柱。”最为承压的是船员派遣公司方,天津跨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张元靖说,他连日来没有合眼,没有睡好一个觉,很多船员家属都密切关注这个事的进展。一旦船上船员有个闪失,船员家庭和公司各方都委实难以承受。

远洋的国际航线船舶,船上一旦出现新冠,想得到外界的救助非常困难。徐建平介绍:“国际航线船舶进入国门之前,需要一系列的进关手续,而不是自己想进来就进来,想走就走。远洋船舶的新冠救援,必须要政府联动和闭环的医疗救助才能实现。”

头几天,没有人理会,大家压力爆棚。徐建平当过多年的船长,能深刻了解跑外船的船员们的辛苦。“现在舟山市政府接管了,我们的一颗心就落地了。”

8月8日下午,“弘进轮”船东、徐建平和张元靖受邀参加舟山市防疫指挥部有关此事的一个紧急会议,地方政府决定紧急启动救助程序。

“我们参加了政府的会议,他们很专业、很高效,各部门联动非常快。”徐建平非常欣慰,“舟山政府之前已经对救助轮船做了具体的部署,会上他们把工作计划和要求我们配合的地方跟我们说了下。”

图源:健康舟山公众号

预计上船救援行动今天开始

8月9日下午,舟山海事局船舶交通管理中心有关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搜救船已经开往目的地,对“弘进轮”进行现场监管,防止其他船只靠近,同时做好货船的安全防护工作。另有舟山当地网友称,9日下午,这艘货船已经移泊至秀山东锚地,救援行动10日开始。

“搜救船上的全体船员已经进行完核酸检测。”徐建平介绍说,一旦确诊是新冠疫情感染,明天船员们有望被接下船到舟山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船舶也将在船员下船后进行换轮消杀,舟山港只是一个紧急处理的港口,“我们原来的目的地是如皋港,这件事情完了以后,我们还要到目的港去把货卸掉。”

8月9日晚,经舟山海关和舟山疾控中心“双采双检”,有16名中国籍船员核酸检测呈阳性。舟山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在评估船舶锚泊安全和船员身体状况后,目前已将11名船员点对点闭环接至定点医疗机构。其余患者暂留船治疗,待船员管理公司后续换班船员到岗后轮换。

徐建平感慨地说,整个舟山市为这事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全市的疫情防控机制启动,所有与“弘进轮”接近的靠岸靠港的货船、商店,以及其他设施都会进行封闭处置。虽然暂时无法确认船员的详细病情,但他比较乐观,即使是新冠病情,一旦能入院进行及时的治疗,以船员们健康的体质,一般很快就能痊愈。

“非常感谢舟山市政府这次的救助,舟山政府给远洋船舶船员患新冠进行海上救助,带来了标杆性的示范作用。”

张元靖也表示,舟山市政府的大力协助,让这个事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他们都很高兴能看到这个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