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乘风破浪的舟山带鱼:从海上到内陆餐桌,只要48小时

2022-09-25 09:36:10 3176

摘要:记者/颜星悦编辑/杨宝璐沈家门码头上的渔船9月16日,对于浙江省舟山群岛的人来说是个大日子,每到这天中午12点,沈家门码头开船的锣声敲响,鞭炮声、号角声、汽笛声响彻海面。在头船的带领下,大小渔船千舟竞发,浩浩荡荡驶向东海。那也是项一波记忆里...

记者/颜星悦

编辑/杨宝璐


沈家门码头上的渔船


9月16日,对于浙江省舟山群岛的人来说是个大日子,每到这天中午12点,沈家门码头开船的锣声敲响,鞭炮声、号角声、汽笛声响彻海面。在头船的带领下,大小渔船千舟竞发,浩浩荡荡驶向东海。

那也是项一波记忆里,关于家乡印象最深刻的图景。作为八零后的舟山“渔二代”,项一波20岁就离开家乡四处打拼,29岁就已经在金融行业作出一番成绩。他从没想到有一天,会回到沈家门这个“臭烘烘”的渔港,接手父母的海鲜批发摊位,成为新一代渔民,将舟山的本地带鱼卖到北京、内江、重庆等内陆城市。

来项一波家店铺看货的买家


返乡卖鱼的金融精英

臭,是项一波童年最鲜明的回忆。家住舟山群岛东南侧的沈家门渔港,项一波深刻地记得,一下码头,就能从空气里捕捉到这样的气味——咸湿的海风带来湿漉漉的水汽,混杂着鱼虾的腥味,从早到晚挥之不去。

这是舟山独有的标签,作为中国最大的天然渔港,清朝中期,沈家门便形成了热闹的渔市,几十万渔民在这里世代繁衍,项一波也是其中之一。

项一波的父母做海鲜批发生意30多年,在他印象中,父母都是“夜猫子”。父亲每晚9点要去刚靠岸的渔船上收海鲜,母亲则在凌晨3点起床,带着父亲刚收来的海鲜去海鲜市场售卖,晚了,就不新鲜了。

等母亲回来,通常已到早上7点,项一波才起床。尽管心疼母亲辛苦,他却不愿意靠近母亲——“我妈回家时整个人都是那种味道。”项一波说。不仅是父母身上沾染着那种味道,有时海鲜要暂存在家里,整个家都是那种味道。

项一波讨厌这股味道,他打小就决定,长大后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当渔民。从舟山航海学院毕业后,他离开渔港,先出国再回国,辗转在山西、河南、河北等地,在不同的行业中打转。

2020年,原本做汽车金融生意风生水起的项一波选择回到舟山,“随着年龄增长,可能真的会思乡。”项一波感慨道。父亲和家族中的长辈们渐渐老了,手上几十年攒下的海鲜事业摊子没人接管,家人几次提起让他来做,但最终促使项一波回到家乡的,却不是父辈的催促与压力,而是他发现这个行业早就不是自己童年记忆中的样子了。

“我们如果固守在一个地方,只做一个区域的生意,一定会达到饱和。”在经商观念上,项一波与上一辈的渔民有着本质的不同。父母总是跟他说,“舟山的鱼,舟山人打来舟山人吃”。但项一波发现,舟山的鱼,其实可以走出舟山,去到更远的地方。

三年前,项一波在北京出差时偶然发现,当地人很爱吃舟山带鱼。有一天,他在超市买菜,看到年轻人正在挑选带鱼,货架上有两种带鱼,一种是没有舟山市地理标志的普通带鱼,卖30多元一盒;一种是带有舟山市地理标志的舟山带鱼,卖40多元一盒。项一波默默地观察着,发现大家选的反而是更贵的“舟山带鱼”。他忍不住问了一个正在买带鱼的“95后”:“你为什么买这个更贵的(带鱼)?”年轻人告诉他,相较于随便买份鱼来吃,他们更愿意花钱买优质渔区的优质产品。

父母的生活半径,决定了他们的生意很难走出舟山市批发市场,但就在那一瞬,项一波看到了一副广阔的渔业版图。

带鱼是舟山的明星产品


48小时端上餐桌

由于强台风“梅花”登陆,今年沈家门的开渔节取消了,项一波告诉记者,这是一场舟山人期待的盛会。每年的9月16日,舟山市沈家门码头都会举办隆重的开渔庆典,几千艘渔船整齐地排在禁渔线外,等待一声号令。

“到点时,沈家门码头的负责人会敲锣打鼓,一声令下,所有船只‘嗖’地一声,万箭齐发般驶向大海。”

近年来,舟山实行休渔制,每年4月30日至9月15日为休渔期。从9月16日12时起,东海海域全面开捕,几乎所有允许捕捞的渔船都能出海作业,渔民们需要在这半年中,捕获一年市场所需的海鲜。

开渔日是舟山人情绪高涨的日子,渔船离港出海先要点烛、焚香祷告,渔民们的妻子和家人还会在岸上祭拜妈祖,以期平安和丰收。除去这些传统项目,项一波注意到,近几年开渔,岸边还多了很多“拍客”,游客,网红、电商直播,举着各种摄像头在桥头、船上拍摄,“老铁们,船开了!”随便走到哪一侧,都有听到直播男女们对着手机在风中嚷着自己看到的景象。

项一波还记得,以往渔船归岸时,父亲会早早等在岸边拿货。从渔民手里拿货,需要预判第二天的销量,他凭的是多年的经验,但总有失手的时候,万一拿多了,母亲就不得不低价甩卖。他不止一次听到母亲嘱咐父亲:“今天又亏钱了,今晚不要拿太多”,每当这时,他就知道,父亲又失手了 。

如今项一波也需要对销量做出预判,每年开渔前,他甚至需要对未来一整年的销路做预判——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项一波与淘菜菜合作后,淘菜菜会把每个月各类海鲜的销量成绩,和消费者的意见直观地反馈给他,他只需根据季节变化和消费者需求,在适合的时间节点推出最佳商品。

“我们离消费者更近,不像传统的经销商那样层层加码,我们直接以订单的模式给到商家,不仅扩大销路,还能够帮助商家提高对库存的把握。”淘菜菜海鲜水产负责人昊南介绍道。

除此之外,电商平台的介入大幅缩短了供应链条。通过淘菜菜,海鲜从原产地到餐桌上,路程缩短到“三站”——以武汉淘菜菜为例,带鱼从东海到达舟山后,直接从舟山的供应商仓库通过冷链物流车发往武汉淘菜菜共享仓,再到武汉各小区内的淘菜菜社区小店,冰鲜类产品最快在上岸后48小时内就能上桌。

对于消费者来说,由于去掉了层层流转的中间环节,总能买到最实惠的商品。仍以武汉的淘菜菜用户为例,9月16日,在平台上买一斤舟山带鱼(中段),价格为8.99元,在累积优惠券后,实际到手价格为5.99元;而在武汉的任意一家农贸市场同样质量和分量的带鱼都要卖到12元以上。

不仅价格便宜,消费者还不需要去超市排队结账,也不需要挤在“脏乱差”的传统市场挑挑拣拣,今晚在手机上下单,明早就能在平时取快递的驿站拿到。

项一波的工厂里,工人们正在分拣海鲜


做直播的“夜猫子”

项一波的店铺主打黄鱼、带鱼和鲳鱼,这三样均是舟山的特产海鲜,他的梦想就是把舟山人的品牌卖到全国的任何一个大型的超市。2020年年初他回到家乡接手了父母的海鲜批发生意,恰逢疫情,线下市场疲软,项一波立刻着手布局电商。

如今的项一波,带领着他创办的“舟山舟到进出口有限公司”在北京、重庆和贵州均设立了分仓,在冷链运输的帮助下,远在北京的顾客也能吃上刚捞上来的鲜带鱼,舟山的海鲜已经卖到了他的父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店铺的规模,从父母的夫妻店,发展到有36个固定雇员、200多个临时工的公司。

传统商超仍然是公司最大、最稳定的销售渠道,“商超有固定的销售模式,整条链路都很成熟。”项一波说,由于前几年电商平台打价格战,资本补贴的确让一部分消费者尝到了甜头,然而0.99秒杀价不是长久之计,一些电商初期的疯狂优惠活动不能给商家带来稳定的收入,但通过电商渠道,的确更容易推出“爆品”,提高销量。

不知不觉,项一波和上代舟山人一样活成了夜猫子——不是像父母那样半夜进货卖货,而是做电商活动。

因为消费者下单高峰期都在晚上,为此,项一波专门在公司设立了一个部门做直播,卖虾干、虾皮、黄鱼酥等海鲜制品,开播时间一般是晚上七八点钟,一直开到半夜,“饭后看直播视频的人比较多,半夜也会有人下单。”

他注意到,直播卖货的销量成长很快,达到了商超一半,有时候甚至会超过商超。互联网平台卖货模式逐渐成为主流,据舟山市商务局统计,今年1至8月,舟山市海产品网络零售额达70.4亿元,同比增长15.7%。

回老家吃饭时,父母有时会问问项一波生意上的事情,问他最近带鱼量大不大,项一波不知怎么回答,如果按照实话回答说四五吨,这种计算方法父母可能无法理解——他们对货物的计量单位是“斤”。

“我妈会问我一斤能赚多少钱,因为她做生意很简单,就是一斤鱼几块钱买来,几块钱卖出,中间减一减就是赚的钱。”项一波说,“我就会解释说,现在生意已经不是那样做了,我是按照整年的营收比例来算 。”

但市场变化再大,也不会改变舟山人血脉里对海鲜的独特情感与要求。项一波将收货部门交给了姐夫负责——姐夫的眼睛像父亲,很“毒”,“收鱼时,有些表面是好的,可翻一翻,下面可能就不一样了。”他解释道。进货时,有的船家会以次充好,把烂鱼、小鱼垫在下面,再在表层放一层好鱼,只有把“大后方”交给在沈家门挑了一辈子货的姐夫,项一波才能放心地在前方打拼。

小时候憎恶的臭味,现在在项一波看来已经变成了“香味”,随着城市规划发展,沈家门的海鲜味已经淡化了很多,但每次打开仓库时,隐藏在记忆深处的那种童年味道又会回来,只是现在他不再憎恶那种味道。有人来他的仓库参观,抱怨他的仓库里“有一股味道”,项一波告诉他们,这是舟山人被大自然赋予的最宝贵的财富。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北京青年报【北青深一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